cc国际网投平台会员登陆

历史钩沉:顺治皇帝到底有没有出家?

原标题: 历史钩沉:顺治皇帝到底有没有出家?

吕海峰

话说,在顺治皇帝得天花死了以后,尽管有许多历史证据都足以表明他是确死无疑,并已选择了火化,但是,依然有诸多的民间传说认为,顺治皇帝得了天花不假,但他却并没有死而是出家于五台山。那么,这个传说到底是真是假呢?下面我们就一起穿越重重的历史迷雾前往探查一番。

首先,我们可以肯定的是,顺治出家的正规历史依据确实是一点都没有,而关于顺治出家的传说也仅仅是来自于一本《清凉山赞佛诗》,其作者吴伟业出生在明朝末年,死于康熙十一年,曾经是崇祯时代的进士,也是如今我们常说的文化人。

《清凉山赞佛诗》全书共有四首,系五言诗,每一首四十四句,全诗共176句,880个字。而就在顺治十八年的时候,在顺治皇帝死了以后,吴伟业便在他的书里写下了:“为皇贵妃董氏咏”,其中涉及到顺治皇帝为董妃建道场于五台山之点点痕迹,但也并没有明确说明,顺治皇帝就是在此山出家。所以,后人依据此诗而引申出的所有种种关于顺治皇帝出家的传说,均属子虚乌有。

当然,之所以这个传说能够得到广泛传播,一是和顺治皇帝平时特别信佛有关,他也曾经确实有过遁入空门的想法,二是因为康熙皇帝曾经数次前往五台山,故而被很多不明真相的人们认为,这应该是去探望他出家为僧的父亲顺治。但是,无论如何,由于各种原因,顺治皇帝都没有如愿成为一名僧人,这才是最终的真实结果。

并且,事实上,这个疑案非常简单。尽管人们的一再传说,也能够给我们带来一定的困惑,然而,我们只要知道了顺治皇帝确实是死于天花,而且就是死于皇宫之中,就能够清楚得明白,顺治皇帝出家是根本不可能的。至于《清凉山赞佛诗》书中所提到的“董氏”,依据我们后人的考古发现,其实是指一名汉族名妓董小宛。而她和顺治皇帝以及董鄂妃根本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对此,我们只能是哈哈一笑了。(吕海峰)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年入近8亿元,这家整形美容公司,刚刚成功赴美IPO

原标题:年入近8亿元,这家整形美容公司,刚刚成功赴美IPO

中国整形美容领域又诞生了一个IPO。

投资界消息,10月25日,深圳鹏爱医疗美容医院海外主体医美国际(以下简称“鹏爱医疗美容”)正式登陆纳斯达克。截至发稿前,鹏爱医疗美容收盘价10.03美元,市值2.37亿美元(约16.74亿人民币)。

成立于1997年,鹏爱医疗美容从诊所起家,一路发展成为中国南方最大的专业化、国际化的医学美容专科医院。目前,鹏爱医疗美容旗下拥有21个医疗美容中心,仅2019年上半年就有100048人接受医疗美容服务。

鹏爱医疗美容背后也不乏VC/PE机构的身影。自2011年,鹏爱医疗美容开始接触风投机构,曾获得IDG资本、、创投等1500万美元A轮,随后也顺利完成了B、C轮融资。

“动刀”颜值经济:半年客户超10万,一年营收近8亿元

1997年,鹏爱医疗美容正式开始运营,这是一家以医院投资、管理、咨询、培训为主要业务的美容专业集团机构。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尤其是在颜值经济大行其道的当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入医美大军。每一颗跃跃欲试的小心脏背后,都是一笔医美市场的营收。

根据招股书,鹏美医疗美容2016年-2018年收入分别为5.85亿(人民币,下同)、6.97亿、7.61亿,截至6月30日,2019年收入为3.93亿。2016年,公司盈利5053万,而2017年和2018年相继亏损7243万、2.53亿,经调整EBITDA分别为9606万、1.121亿、1.131亿。

鹏爱医疗美容的业务主要包括三大类:其一,外科医疗美容治疗,比如隆鼻、隆胸、吸脂、眼科手术等;其二,非外科医疗美容治疗,比如激光、超声和紫外线治疗等;其三,其他医疗美容服务,比如美容牙科等。其中,非外科医疗美容为最大的收入源。2016年至2018年,非外科医疗美容收入分别为2.98亿、3.31亿、3.73亿,占比为51.0%、47.5%、49.1%,将近一半。

招股书显示,2019年上半年,鹏爱医疗美容共进行了147436次非外科美容医疗和27984次外科医疗美容服务,平均客单价分别为1364元和5629元。相比而言,隆鼻、隆胸、吸脂、眼科手术等外科医疗美容治疗费用更高。

目前,鹏爱医疗美容旗下拥有21个医疗美容中心,其中包括19个全资或控股的中心,遍布中国大陆、香港和新加坡的15个城市。截至2019年6月30日,鹏爱医疗美容拥有567名医务人员,其中包括203名医生。

医美大军的阵容令人咋舌。招股书显示,2019年上半年就有100048人接受医疗美容服务。而且,美丽不是一次性的买卖,用户对美丽的追求永无止境医美市场就像一个魔法盒子,吸引着源源不断的用户体验第一次,还牢牢地抓住用户的爱美之心。截至2019年6月30日,鹏美医疗美容吸引新顾客47237人,回头客52811人,占比52.8%。

此外,招股书中援引Frost & Sullivan数据称,按照2018年的收入计算,鹏美医疗美容是中国第三大民营医疗美容服务提供商。

创业一连失败6次

8年前曾获IDG资本投资

周鹏武,是第一批“试水”开办个人诊所的医生。

1994年,国家发布《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允许拥有行医资格证的专业医生开办私人诊所。政策刚刚出台,周鹏武就迫不及待地辞职。在此之前,他已经在江西某公立医院做了13年的外科医生。

怀揣着“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医学美容医院”的梦想,周鹏武只身来到深圳,成为第一批吃螃蟹的人。周鹏武曾在接受电视采访时回忆道,“在深圳花了一年多的时间,不断地申请,再申请,最后拿到了属于自己的牌照。”

然而,诊所成立的兴奋很快就被源源不断的焦虑吞噬。从前只管治病救人的外科医生,如今却要为房租、水电费和员工工资发愁。因为生意不佳,几个月之后诊所就倒闭了,和亲戚借的30多万元也全部打了水漂。

周鹏武的创业历经六起六落,一连六次,都以倒闭而告终。“当时就是不断地开,不断地倒闭,又不断地开,又不断地借钱,不断地再借钱。”周鹏武回忆起太太对自己的调侃,“什么本事都没有,唯一有的本事就是能借钱”。

直到第7次创业,周鹏武终于站稳了脚跟,还拿到了风投的投资。自2011年开始,鹏爱医疗美容开始接触资本,获得了IDG资、大正元资本、招商和腾创投等机构的1500万美元A轮融资,还选定IDG为长期的资本合作伙伴;2016年,战略股东ADV投资近4000万美元,鹏爱医疗完成B轮融资;2018年,SCI入局,C轮融资落地。

图片源自采访视频截图

周鹏武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风投机构从管理、内控、资源等方面,给鹏爱医疗提供了很多的机会跟平台。

医美“消费升级”

千亿市场规模,VC/PE玩家云集

古往今来,众人对美丽的追求从未停歇。

一代女皇武则天喜用“神仙玉女粉”,益母草经过多道工序后研磨成粉,用来沐浴或洗脸;四大美女之一的杨贵妃偏爱“太真红玉膏”,杏仁经过多道流程后调制成膏状,每日早晨洗脸后敷上;珍珠美容更是备受古人推崇,《清宫美容秘方》一书中就详细记载着制作方法。

千年流转,变的是追求美丽的方式,不变的是对美丽的追求。21世纪,医美已经成为最受欢迎的方式之一,隆鼻、丰胸、玻尿酸、水光针、植发等等,不动声色地俘获用户的爱美之心。

这个市场一路猛进。Frost & Sullivan的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医疗美容市场规模为521亿元;2018年,市场规模已经增长至1217亿元,预计到2023年将增长至3601亿元。与此同时,中国民营医疗美容市场也焕发生机。2014年,中国民营医疗美容市场规模为400亿元,2018年增长至993亿元,预计到2023年增长至3166亿元。

不仅仅是鹏爱医疗美容,一批批跟医美相关的创业企业冒头,市场上百花齐放。红杉中国、、、、等知名机构相继布局,这些VC/PE玩家精雕细琢医美市场。据投资界不完全统计如下:

近年来,移动互联网浪潮重构消费者的消费习惯,“万物皆可线上下单”,这无疑是专注于线下医疗美容的鹏爱医疗美容们的短板。

怎么破?2019年8月,鹏爱医疗美容与新氧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双方约定:新氧需在平台上推广鹏爱医疗美容,相应地,鹏爱医疗美容为新氧平台引流来的用户提供折扣。

巧合的是,2019年5月2日,新氧登陆纳斯达克。5个月后,鹏爱医疗美容也成功敲响上市钟声。

也许,还有一波中国医美公司正在奔赴IPO的路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长征五号复飞在即 遥三火箭已运抵海南文昌

原标题:长征五号复飞在即 遥三火箭已运抵海南文昌

新京报快讯(记者 倪伟)新京报记者从国家航天局获悉,10月27日,长征五号遥三运载火箭安全运抵海南文昌清澜港。火箭完成一系列装配和测试工作后,将择机在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实施发射任务。

远望21号、22号船队抵达文昌。国家航天局供图

由中国卫星海上测控部所属远望21号、22号船组成的火箭运输船队于10月22日从天津港启航,经过5昼夜航行,经受住了复杂海况环境考验,安全抵达海南文昌清澜港码头。

长征五号在天津港吊装上船。国家航天局供图

长征五号在运输途中。国家航天局供图

随后,火箭将通过公路运输方式,分段运送至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并按照计划开展发射场飞行任务各项准备工作。

长征五号火箭是我国目前运载能力最大的火箭,计划承担嫦娥五号探测器、火星探测器等重要发射任务。长征五号于2016年11月3日首飞,遥一火箭将实践十七号技术试验卫星发射升空。遥二火箭2017年7月2日发射,遭遇失利。

新京报记者 倪伟

编辑 周博华 校对 何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河南一副县长直播卖货成网红,半小时成交近3000单

原标题:河南一副县长直播卖货成网红,半小时成交近3000单

“我手里的这两个桃子是不是一个品种,有没有宝宝能答得上来,第一个答上来的,我送他一份礼品。”

这里是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马庄乡小碾王村的桃园。镇平县副县长王洪涛拿着黄桃,对着手机另外一头的网友如上说道。黄桃是刚从果园摘下来的。

这不是王洪涛第一次直播。

作为副县长,王洪涛思考如何带动村里扶贫。电商是个契机。电商发展,直播卖货受到商户和消费者的青睐。王洪涛2017年起尝试为村民及农副产品代言,进行直播卖货。

效果最好的一次是,他直播刚开始半个小时,就收到近3000个预订黄桃的订单。

新京报记者在王洪涛开设的直播账号内看到,平时他经常会通过直播或分享短视频的方式,介绍县里生产的面条、土鸡蛋等。在他最近一次直播河南省商务厅与电商平台共同举办的“农民丰收节”中,有70000余人次观看,累计进行过17场直播。

因为直播,王洪涛被许多网友称为“网红县长”、“最接地气县长”。

王洪涛说,不只他通过代言带动农民增收,镇平县县长此前也参与其中,曾直播2小时就帮村民卖出60万元的农产品。“2018年镇平县成功脱贫,电商扶贫起到很大作用。”

河南镇平县副县长王洪涛和其他人一起直播销售画面,并在现场煮面。手机截图

副县长为村民代言直播卖货

新京报:一开始怎么想到通过直播为农户代言的?

王洪涛:镇平县是国家级贫困县,有电商平台为了支持我们县脱贫,启动“村播行动”,通过县里“村播达人”介绍农产品,帮忙把农产品卖出去。

我觉得我们作为县里干部,可以给大家做代言人,另外,感觉直播的效果会比传统电商好,因为能够让消费者更直观形象地感受到产品的特性。2017年起,我通过网络平台直播卖货。后来感觉效果挺好的,今年8月左右,我自己在淘宝上也申请开了个直播间。

新京报:你直播一般都卖些什么?

王洪涛:主要直播卖当地农副产品,特别是支持贫困户参与的合作社企业的产品。比如土鸡蛋、荷叶茶、锦鲤、桃子等。我们当地的桃子、土鸡蛋等都是绿色无公害的。

除了农副产品,有时看到镇平有成为旅游景点潜力的地方,我也会顺手拍下来,供网友欣赏,这些内容可能可以招来开发商或者是游客。

新京报:通常会在什么时候做直播?

王洪涛:我本人分管县里的商务工作,有很多机会去调研、和老百姓做沟通。如果有合适的机会,我就会直播一会。我还会在下班后和周末做直播。

新京报:平时用什么设备直播?

王洪涛:我一般拿个手机就直播或者拍摄视频了。今年丰收节,农产品准备好了,但是没有直播架。当时我们把手机放在茶杯上,靠在烧水壶上播放的。

平时我都是很随意地给大家拍,比如拍一下果树的生长环境,树底下都是杂草,这是为了说明我们的果树没有用除草剂,我们拍摄这些只是希望让大家了解我们的农副产品是怎么生长形成的。

王洪涛通过直播介绍当地的黄桃。手机截图

工作之余开直播,个人未获利

新京报:有人反对你的直播代言吗?

王洪涛:刚开始有些声音,有些人觉得副县长开直播卖东西,和传统形象不符。但我负责全县商务工作,觉得自己应该对新的代言方式进行尝试,就坚持了下去。大家整体上都很支持。

而且,之所以由我直播代言,一方面这块归我负责,另一方面现在为农副产品代言,对产品品质和安全性有背书,更有利于销售。我是副县长,我有义务和责任帮助老百姓把东西卖出去。

新京报:之前你在河南电视台演播厅参加一项扶贫活动时向大家推介当地农副产品,有网友质疑你炒作,以直播代言的名义拿提成。

王洪涛:我为当地农副产品代言,从来没有拿过提成或从中获利,全为公益行为。我可以理解群众的这些怀疑,但我觉得不从中拿提成这是我们作为一个政府官员的底线。

新京报:直播代言变网红,对工作有影响吗?

王洪涛:我个人工作生活没太大的影响,不过成为网红不是我追求的。我希望通过这件事,带动更多人站出来帮村民的生产经营做点服务。之后如果他们有需要,我会继续做这个直播。

新京报:县里其他人有这样做过吗?

王洪涛:去年第一次农民丰收节,我们通过竞争拿到了去杭州参加“首届丰收购物节”直播的资格。我们的艾进德县长带着县里的荷叶茶登上了晚会舞台,在短短两小时,销售额将近60万元,创造了镇平县农产品单品销售的最快速度记录。我们的县委书记还在中央电视台录播的一个活动中,给锦鲤做代言。

王洪涛正在直播销售当地农夫产品。受访者供图

直播带动贫困户脱贫

新京报:直播效果挺好的吧,我看还有农户主动找你卖东西。

王洪涛:对。2017年,有农户和我们说,因为阴雨天果园冬桃滞销。我们去看了,发现虽然卖相不好看,但品质还挺好的。之后我通过本地一个有影响力的自媒体公众号进行了直播。当时做了20分钟直播,直播后很快就有人过来采摘,还有些人在网上下订单,果园里桃子很快就卖完了。

这件事之后,县里人通过各种途径联系我,说他们的东西很好,想让我看看。而且农户也开始尝试直播卖货。

新京报:直播有给村里带来什么影响吗。

王洪涛:直播带动了我们县里电商产业的升级。比如我们县里的侯集镇向寨村成为了全国第一个活物淘宝村,村里家家户户都在做金鱼养殖和电商销售工作,锦鲤通过电商直播已经卖向了全国。村里创建店铺200余个,订单累计达2.7万单,金鱼线上销售额从零突破2000余万元,带动268户贫困户增收。

我们县现在有2个淘宝镇、9个淘宝村,先后两次被评为“国家级电子商务进农村示范县”,阿里研究院评估报告显示,我们县的电商发展指数位居南阳市第一位,是中西部大众电商创业最活跃县之一。

新京报:对接下来的电商有什么规划吗?

王洪涛:2018年县里脱贫,离不开电商的帮助,我们在继续打造“电商+产业+农户”的经营模式,把县里人组织起来搞生产。

新京报记者 刘名洋 实习生 郭懿萌

编辑 周世玲 校对 何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朱鹏英 UN603

区块链概念股:三年增加至上百家 部分发公告“劝冷静”

原标题:区块链概念股:三年增加至上百家 部分发公告“劝冷静”

新京报讯(记者李云琦)10月25日,A股多家区块链概念股涨停。在这背后,区块链概念股自2016年以来就一直很受关注,相关概念股数量也在逐渐增加。

截至2019年10月26日,东方财富choice列出的区块链概念股中,有153家公司;同花顺数据统计中,有141家区块链概念股;wind数据统计中,有52家区块链概念股。此外,港股市场、美股市场上也有多家上市公司布局区块链。迅雷(XNET.O)、第九城市(NCTY.O)、猎豹移动(CMCM.N)等也在25日股价上涨。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布局区块链的公司越来越多时,也有部分公司发布澄清公告,表明公司并无实质进行的区块链相关业务,或提示投资者相关业务对公司业绩影响较小。

区块链概念股暴增 有机构列出上百家区块链概念股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目前A股市场中的区块链概念股有153家。10月25日,被列入相关概念股中的文化长城、汉威科技、先进数通、暴风集团均为涨停状态。在同花顺财经数据统计中,目前A股的区块链概念股有141家,其中也同样包括文化长城等公司。

在另一家机构Wind数据中显示,目前的A股区块链指数中有52家上市公司,截至10月25日,该指数市值总和7675.72亿元,52周涨跌幅48.29%。上述概念股中,包括深大通、华大基因、高伟达、科达股份、顺丰控股、农产品等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从哪个机构的统计数据看,近年来区块链相关概念股数量明显在增加。在2016年,区块链首次在A股市场成为焦点,该概念股在A股落地后一度领涨沪深两市。当时,市场中的“首批”12只“区块链概念股”受到关注。

新京报此前统计显示,截至2018年1月13日,东方财富网上区块链板块下的上市公司共37家,而同花顺i问财和Wind数据中显示的“区块链概念股”则涵盖了40家。

今年以来,也不断有上市公司披露公司区块链相关业务的最新进展。

10月12日,上市公司易见股份回复半年报问询函中表示,公司自主研发的“易见区块”平台,以区块链作为底层技术,不可篡改地记录贸易双方交易的全流程,通过贸易背景的真实刻画,建立了无需第三方担保的(去中介化)信任机制,使用户可通过已刻画的贸易背景,获得金融机构的直接融资。

据了解,2016年易见股份开始探索研究区块链技术在供应链管理服务领域的运用。按照10月25日易见股份12.79元/股的收盘价,易见股份近一年的股价涨幅达到了63.97%。

在中国平安2019年三季度报告中,也提到旗下涉及的区块链业务,中国平安称,截至9月31日,旗下的金融壹账通区块链贸易融资网络获得“领先技术最佳应用奖”。

在区块链受关注下,10月23日、24日,四方精创连续涨停。四方精创24日晚间公告,在区块链和数字货币领域进行了技术储备和探索,与华为联合发布了分布式开放平台解决方案“Fincube”。

值得注意的是,四方精创在公告中也强调,公司有区块链项目开发成功并实施,目前对业绩的贡献非常小,对未来公司业绩影响尚存在不确定性。

美盛文化在10月21日公告显示,公司通过北京微媒互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间接参股北京投肯科技有限公司等区块链企业。

此外,10月24日旋极信息在互动平台回复,2017年公司参股公司百望股份有限公司与万达网络科技集团共同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合作推进“区块链+电子发票”财税一体化解决方案、“区块链+供应链”解决方案的应用试点、项目落地、推广、宣传、运营等工作,目前合作进行中。

顶点软件8月在互动平台表示,公司的新一代金融资产交易系统有采用区块链平台技术、电子签名等新技术。

上市公司发澄清公告 劝投资者“冷静”

值得注意的是,也并不是所有区块链概念股,都是真正的区块链概念。

在Wind、Choice统计的区块链概念股中,暴风集团也位列其中。据了解,在2018年年初,有媒体报道暴风集团时表示,“暴风 BFC 播酷云是全球首个 BCN区块链基础服务平台,由北京暴风新影科技有限公司推出,暴风新影是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深市代码: 300431)旗下公司。”

该报道发出后,暴风集团发布澄清公告表示,公司与暴风新影之间无控制关系。

与暴风集团等类似,去年起就不断有上市公司公告,澄清与区块链无关或提示风险。

2018年1月11日晚,金证股份发布澄清公告:市场将公司归为“区块链概念股”,因此公司股价上涨,“截至目前公司区块链业务处于培育期和探索期,尚未形成相关技术,目前研究仅是课题研究,没有实质性成果。公司在区块链领域尚未形成相关产品,在公司业务收入中没有应用区块链技术研发成果而产生的直接业务收入。”

2018年4月12日,上市公司恒银金融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暨澄清公告称,有媒体报道恒银金融与北京红旗软件合作事项,但公司与相关工作人员核实,目前,公司并未参与其任何产品的研发与新产品市场推广。区块链相关技术在公司未形成任何相关产品或应用、销售,在公司业务收入中也未有应用区块链技术研发成果而产生的直接业务收入。

云赛智联也曾在2018年4月5日公告:区块链作为新技术,其应用和市场前景具有不确定性。截至本公告披露日,公司未涉及区块链业务。目前公司无区块链业务产品,也没有区块链相关业务收入。

2018年3月7日,上市公司恺英网络公告,经核实,公司确实正与北京英雄互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英雄互娱”)进行区块链项目投资事项的洽谈工作。截至本公告披露日,双方经过多次会谈及磋商,已取得良好合作共识,现阶段有关本次合作的具体投资方式、投资比例及投资金额等尚在协商中。

优博讯在2018年1月发布澄清公告,公司正在尝试将区块链技术与现有的移动支付、零售和产品追溯等行业领域的移动信息化产品进行结合,但相关技术及产品方案仍处于研究和探索阶段。 由于区块链相关算法具有开源属性,公司尚未有专职人员负责区块链业务。

新京报记者 李云琦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范锦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