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年前的理想之梦,今天实现了

“朋友,你有理想吗?这个问题我不知道你将如何回答,可我告诉你,我有理想……我多么想有神的力量,将陆地和岛屿紧紧相连……”

这是38年前我在崇明新海农场创作并朗诵的诗歌。现在我坐在开往崇明的小车里听见广播说,上海市区通崇明的地铁已经在建设中,今后,赴崇明的路程只需1个多小时。穿过明亮、宽敞、洁净的长江隧道和长江大桥,转入景色秀美的陈海公路和宏海公路,约2个半小时的路程我们就来到了新海农场场部,这一路使我浮想联翩,思绪万端……

43年前的春节回家之路,对我这个不满17岁的南方大城市小姑娘来说,可谓艰难困苦,难以忘怀,现在想想还感到后怕!

那是1977年我去农场的第一年,靠肩挑手扛的人工开河工程终于结束了,渴望已久的春节10天休假的回家之路正式开启,我们顾不上肩上挑担留下的血肉模糊的伤口还粘附着棉毛衫,草草打理好自己的行李准备回家。可没想到一天一夜的鹅毛大雪将我们堵在连队,从连队前往场部的泥泞小路已经全部冰冻无法行走,场部开往南门港的公交车也已经全部停开。沮丧无奈的我们望着回家的路真的是心急如焚,不断多方打听消息,设法购买回上海的船票。须知道有10万知青的崇明岛要买到一张回沪的船票谈何容易,可天公又偏偏不作美,真是雪上加霜!

第二天上午听说场部公交车能开通一个小时,只剩下9天休假的我们立刻不顾一切学当地老农的样子,在两个鞋子上绑上草绳,深一脚浅一脚跌跌爬爬地赶到场部汽车站。可汽车驾驶员说什么也不敢开,我们不得不全身湿淋淋在凛冽的寒风中又等了两个多小时,待冰雪稍有融化,驾驶员才小心翼翼地在路中缓慢行驶。好不容易赶到南门港,可当天的航班早已离去,马路上又大雪纷飞一片漆黑,根本看不到开灯的小店。尽管我们穿着长统套鞋,可又冷又湿的脚早已麻木,浑身不停打颤,又饿又渴的我们只能卷成一团在候船室里熬夜,待到下半夜实在饥渴难耐就去喝了一口自来水,那真的是透心凉,从外冷到里。很多同学的眼泪和鼻涕掺和在一起,已经分不清哪是哪了。直到第二天上午9:30上船后,我们才吃上一口小卖部的硬邦邦的面包,继续3个小时的航程,我们在船上都闭着眼迷迷糊糊,可到了吴淞口个个像打了鸡血,登着布满血丝的眼睛一路小跑,赶紧排队乘51路公交车再换18路公交车,等回到人民广场附近的家已经是下午4点。

这一次回家30个小时的路程,让我刻骨铭心!为此,我动笔写下了本文开头的那首诗歌,没想到这首诗歌得到了知青们的共鸣,而后我也被农场文工团招录。

今天,我们那时候的理想之梦已经变为现实,地下隧道和地面大桥、高速公路、地铁真的已经将陆地和岛屿紧紧相连,经过了多少人、多少代的努力拼搏,才拥有了天堑变通途的这一切!事实告诉我们,要创造奇迹,不靠神,靠的是我们自己的努力拼搏。

惜福啊!好好珍惜眼前的这一切,好好享受眼前的这一切。记得有一首歌是这么说的:有了强的国,才有富的家,国的家住在心里,家的国以和矗立,国是荣誉的屹立,家是幸福的洋溢,国的每一寸土地,家的每一个足迹,国与家连在一起,创造地球的奇迹。

我们的明天一定会更好!(吴晓露)